暖若筑秋

【GGAD】找文

求一篇GG重生两回,第一回重生到决战前,然后决战的时候对阿不思道歉然后自杀了,又重生(更像是转世)到一个格林德沃家族的小孩子身上,小孩子刚好叫盖尔·帕西瓦尔·格林德沃,然后去上霍格沃茨了,我看到的新的一章是GG因为博格特的原因生病,阿不思以为他是有记忆的转世,这样的


他现在就想消失了一样,求各路大神谁知道告知在下,不胜感谢


【关周】无返 01

        当213真凶被缉,黑警被揪出之时,可能是知道毫无退路之后的想要挣得鱼死网破,那个一直面露良善的所谓同事,不分目标的开枪射击,慌乱中,“关宏宇”挺身而出,救下来产后刚归队不久的高亚楠。随即又是一声爆破音,黑警随即倒地,是周巡的准头,然后是杂乱的脚步,
        “老关!”
       子弹穿过身体的瞬间,除了撕裂肉体血液喷溅的声音,关宏峰恍惚听见周巡在喊他,他想和他说说话,让他不要慌,要赶紧把宏宇接出来,让他安抚好高亚楠,然后,别哭啊周巡。要好好生活啊周巡。要幸福啊周巡。
        可他是只是徒劳的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周巡抱着他,在说什么,他努力去听清,可到耳边已化作一片嘈杂,眼前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黑,伍玲玲好像出现在他面前,罕见不是一副骇人的面孔,恍惚灵魂在抽空,这个女孩只是对着他叹息,再往后,便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关宏峰再次醒来是被煎饼果子味熏醒的,屋子里很暗,无法分辨在他哪里,床顶垂下的帐子有蜿蜒的绣花,视线转回屋内,他勉强可以看清不远处的椅子上有个长发的女人在吃着什么,桌子上有一台电脑散发着幽幽的光,屏幕上字码刷的厉害,女人在吃,关宏峰在看,半响,女人拿起桌上的奶茶猛唑了一口,随即被呛到而大声咳嗽起来,风风火火的样子有点像周巡。
        哦,周巡,关宏峰忽然有点难过,大案告破,他本已了无牵挂,被打中的一瞬,他竟有种解脱感,从此往后,他不用再让宏宇费心互换,无奈把他拉下泥潭,至少要替他保护好他的妻儿,他关宏峰在这世事上,便是一生坦荡,无愧于心,孑然一身,无惧不返,但要是说他有愧的两个人,一是被他失手打中的伍玲玲,再一个,就是周巡了。玲玲已逝,到了地府他自会向她赔罪,可是周巡,他会怎样?他一直想要和周巡在结案后坦诚的谈一次,他有很多事要向他解释,但现在,他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无法向他说出口了。
         没想到,在他的身后事中,最放不下的居然是周巡。
         电脑忽然发出一声哔哩哔哩的信息声,女人把视线从煎饼奶茶上拔出来看向屏幕,又回头望了一眼关宏峰,这一望不要紧,露出一张眉心点痣的脸,却是伍玲玲,小姑娘见他醒来猛地站了起来,步履蹒跚向他奔来,关宏峰刚清醒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只觉得这屋子异常昏暗,这样的昏暗和已经死去却又出现在他面前的徒弟让他的精神不由自主的绷紧,身体的自保驱使他行动,关宏峰忽然发现,不知不觉中他早已经下了床,却没有踩到地的确实感,身子很轻,因为伍玲玲的逼近踉跄着往后退,眼看已经到了门口,仿古的木门紧闭着却没有插门栓,伍玲玲好像急了,向他扑了过来,关宏峰赶忙去推门。
        没有碰到任何东西,但他整个人却已经站在屋外的街上,街上相比较屋里更为昏暗,关宏峰一瞬间有种窒息感,四处都是飘来飘去的黑烟,与他擦肩而过才看清那竟然是一个个没有脚的人,这时他才恍然想起,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了,那刚刚的伍玲玲….
         有人拍了拍他肩,关宏峰转过身时猛地被一道光晃了一下,然后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黑框眼镜正拿着一部手机拍他的脸,半响,黑眼镜把手机放回口袋,皱起了眉,他后退一步,把手缩在口袋里,压低声音问:“你的编号证,出游令。”
        关宏峰一下被他问蒙了,虽然不了解情况但直觉对方来者不善,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的情况下,关宏峰本能的防备起来,他注意着黑眼镜的动作一边向后撤,嘴上和他周旋到:“询问别人信息的时候是不是先报上自己的编号比较可靠,带你的人没教过你这样是问不出东西的吗?而且,我应该也没有义务告诉你我的基本信息吧?”
        黑眼镜听到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了,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黄色的纸,上面用朱色的笔画着些看不懂的字符,眼镜战战兢兢的把纸向关宏峰推来,关宏峰手疾眼快按住他的手腕,黑眼镜也做好了他反抗的准备,下盘去够他的腿,上下一使劲手尽然被他掰了过去,本来该贴在关宏峰身上的符就这样贴在了自己脸上,然后像被按了暂停键了一般,维持着那个绊人的姿势直挺挺的摔了下来,嘴里喊着:“有遗漏者出逃,请求支援,有亡魂出逃,请求支援。”关宏峰掉头就跑,转过一个街头,脚步却越来越重,低头一看,是从地面上凭空冒出一圈鬼手死死的扯住他的腿不放手,脑后一痉挛,好像被什么抽了一下,随即一道带着电光的绳索环住他的脚往后一扯,关宏峰就直接扑在那鬼手丛中,嘴里带了些腥味,鬼手束缚住他的身体,完全无法挣扎,刚刚被贴纸的黑眼镜走过来拽起他的领子迫使关宏峰与其对视,黑眼镜头上一道红痕,恶狠狠的瞪他:“跑啊,怎么不跑了,刚刚不是能跑的很吗?”旁边另一个与他打扮相同的黑眼镜走上来用绳索捆他的手,一边絮絮叨叨,说着什么明明是个棒槌,攻击工作人员,情节加重,业绩又要降之类的话。
        手还没捆完,黑眼镜背后慢慢压上一片阴影,他觉得有什么不对转过头,就当面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倒在一边不省人事,关宏峰顺着他的肩向前看去,伍玲玲正绷着脸冲他笑。

【关周】无返

是我的错觉吗…为啥觉得圈子变冷了,搞得我要自割腿肉,emmm,先放梗概吧
        大概是讲一个互相暗恋只差助攻的关周故事,涉及伍玲玲小姐姐
         每个圈子都会有一个守护者存在,而这个守护者就是传说中的助攻大大,她们通常以恶毒反派,BL中的心机炮灰的身份出现,主要功能是为主线cp制造看似阻碍的神级助攻。
         关宏峰不小心死掉后,他的灵魂遇见了一直作为他噩梦的伍玲玲,只不过小姑娘不拿枪不抹一张大白脸瞪眼的时候好像也不那么吓人,而且托她的福为啥死了也要跟着周巡他们查案,而且越查越觉得周巡似乎有些喜欢自己。
        而关宏峰本人,觉得自己似乎也对这半拉徒弟有些超乎革命友谊的感情。
        在一次周巡遇险时,在全乎徒弟的帮助下认清自己感情的老关不顾自己安危去救他,全部事件结束后,老关觉得已经没有了遗憾决定去投胎。
        然后被终于完成任务的守护者伍玲玲一巴掌兴高采烈地拍回作为植物人躺了一年的躯干里。
        醒来看到的是兴高采烈前半拉徒弟,现任男友周巡

【哈利波特衍生】时光的游戏 〔预告〕

脑洞作品,不喜勿入
大爷你就赏脸看一下嘛~
关于哈利曾孙的故事
  …………………………………………
主要人物:
1. 格兰芬多:①心中燃着一团火焰的马尔福家公主,带着少女的朝气,天真又善良,迷迷糊糊被分进格兰芬多②假泥巴种波特,资质平平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因为家人的优秀懦弱而自卑着,差点被分院帽分进赫奇帕奇,老好人,嘴上说还不如当个泥巴种其实内心极其向往优秀,有极高的黑魔法天赋
2.拉文克劳:来自德国老牌纯血家族的少年,因为母亲的早亡继母进门,被过继给了东方的外祖父家,得于母亲和校长的交情而来到霍格沃茨,家庭不幸却守护初心的男孩子
3.斯莱特林:“不幸”被分到斯莱特林的红发韦斯莱,坚信分院帽失误却在斯莱特林混的如鱼得水。

四个看似错乱的孩子相遇在霍格沃茨,当时光的齿轮开始旋转,他们会错乱出怎样的精彩

cp:暂定拉文克劳〔男〕+格兰芬多〔男〕
            斯莱特林〔男〕韦斯莱+格兰芬多〔女〕马尔福

欢迎评论,我会根据大家的建议进行修改cp

【瑟莱】昨日重现(梗概)

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的东西,记一个脑洞

莱戈拉斯喜欢他爸,他觉得他爸不喜欢他,但是在各种助攻的帮助以及大王的各种明示暗示下决定去表白(只要表白就能在一起,并且每天都能开启闪瞎你狗眼的秀恩爱状态,人民对于这自产自销也是喜闻乐见)但是黑暗重新笼罩了中土,来没来得及告白,莱戈拉斯在一次对抗新boss时战死在伊利西安,这使本来已经重现开放,决定接受儿子感情的瑟兰迪尔倍受打击,因为当时莱戈拉斯死于保护当时的精神代表人而自己没有逃出来,大王消沉后开始憎恨人类,憎恨所谓的正义,接着不接受现实产生幻想,成天研究可以把灵魂召回的秘术,在一次查阅资料的时候翻到了一本讲东方魔法的书,研究的时候睡着了,醒来已穿越到书中世界。

      而另一面面对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的东方姑娘也是一脸卧槽,了解前因后果发现只有自己能看见这家伙表示可以想办法送他回他的世界,但报酬是请告诉她召回破碎灵魂的方法,大王一听,噫,怎么你也在找,好吧一起找吧,后面待得越久发现这姑娘有些疯狂而且怀恋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越发的觉得她像一个人:大家族的家主,长得好看,对家族的主旨是死宅(没有波及到我们的东西不需要插手)因为重要的人死掉而

变得有点疯魔

这不是…我吗?

后来大王发现姑娘有个老跟着她的了,气息很弱的灵魂,讨论后知道这个就是那个死掉的重要的人,发现事情有谱,但是即使灵魂很明显的在姑娘身边,普通式神都可以看见,可是只有努力想要见他的姑娘看不见。

他说因为执念太重遮住了她的眼,他不放心,想要帮她拨开,可是无法触碰到她,请大王帮他,如果成功就告诉大王想要的东西在哪里。

        于是大王就开始了帮助别人帮助自己的路,慢慢可以短时间回到以前中土了,霍比特时期的中土,但只能待一段时间,在开化别人的同时解脱自己,待得时间也越来越久,时期也越来越前,甚至到了莱戈拉斯的不怎么被宠爱的儿童时期,最后姑娘解脱执念,见到了一直相见的人,瑟兰迪尔发现自己也确信了某些东西,发现自己即将可以永久回到中土了,最后离别时候,灵魂忽然对他说:莱戈拉斯让我告诉你,对不起,他也很想你,如果可以,他后悔那是做的决定,他想永远在你身边

大王回到正确时间的中土,发现自己只是睡着了,起身的时候因为半边身子麻了,书不小心掉在地上,正想弯腰去捡是看到书上已经有一只略微透明的手,慢慢的,他看到了亮晶晶的莱戈拉斯,站在不远处拿着书微笑的看着他。

        end1.不久后,瑟兰迪尔西渡,带着他儿子重铸身体,过着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

        end2.大王守着莱戈拉斯,一生守护中土,最后和莱戈拉斯一起消散在密林最后一次红叶飘落的风里


上课摸鱼,不知道在画什么,看着像啥就是啥吧


【瑟莱现代au】梦境

       “你没必要这样做的,帕沃尔。”男人的声音有点不赞同,被叫做帕沃尔的女孩子看着不断下坠的legolas默默伸手环抱住了自己,她仰起头,脸上是不变的笑容“legolas觉得他回去会改变一切,他觉得心里有愧疚,想要拯救死掉的thranduil,我就让他回到了他准备离开他父亲的那一天,这不是很好吗?我在完成他的愿望哎!”

        她转向thranduil的棺材,只是轻轻一碰,那被钉死的棺材便被打开来,露出thranduil被簇拥在鲜花中的尸身,她迷离的看着他,语调极其温柔缱绻“你要相信,这对父子为了对彼此那不能言说的感情,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们将会变成我希望的那样,最完美的,最完整的。”她把手搭在尸体的肩头“你要有耐心,你要等”她抚上那双眼睛,很久以前,她把另一只鬼眼转移到里面,后面他的所作所为令她出乎意料,导致了他的早逝,这件事违背了她的初衷,可是她却不后悔,因为他知道,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她对男人调笑“就像是我,为了你什么都干得出来,不管会有怎样的后果,怎么样,当事人会不会很开心?”偏过头望向刚刚为legolas创出的环境,金发的男孩普通一声掉进熔浆,然后被吞没“请务必别让我失望,亲爱的legolas~”帕沃尔望着渐渐合闭的幻境,消失在空气中。

      “啊啊啊啊”Legolas猛地从床上惊醒,睁眼看到的是绣着兰花的淡绿色床帐,这种配饰让他熟悉又陌生,他出门闯荡的那些年晚上累得找块干净的地方就能睡着,再后来到了伊锡利恩,他更多的是睡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就是他的房间正经的床也是堆满各种衣物杂乱不堪的,而这华丽精致的手工刺绣床帐,柔软温暖的带着浆果香的纯棉被子,只在他少年的时候,在密林的时候,thranduil给他准备的房间里见过。

        真的,回去了?legolas有点懵,岩浆蚀骨之痛仿佛还攀在他身上,但是现在?刚刚的灵堂,棺材,微笑的女孩,真的,变成了梦?还是现在的这一切,才是他劳累过度小睡时的梦境?

        周围猛地明亮了起来,应该是谁把灯打开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摇晃,带着一点淡淡的葡萄柚香味,继而,他听到了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声音,“leggy,醒一醒,那是做梦,不要怕,Ada在这里。”他有点想哭那声音属于thranduil,他慢慢地转过头,正好撞进他父亲深海一般的蓝色眼眸,高挺的鼻梁,浓密的剑眉,好看的薄唇紧抿着,铂金色的长发柔顺的垂在他脸庞,thranduil焦急的看着他,看着他的独子呆呆的望着他,过了一会,伸出手掐上了自己的脸颊,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像下手有点狠把自己掐疼了,一双小鹿般的眸子渐渐蒙上一层水雾,过了好一会,才猛地扑入他怀中,开始放声痛哭。

         thranduil被儿子的拥抱搞得浑身一僵,自从五年前开始他就和legolas疏远了,他们时常会吵架,legolas有时会夜不归宿,不想和他说话,很少和他身体接触,他像是一只小刺猬,向他竖起浑身的尖刺,像这种柔软的小叶子,他已经有三年没有见到过,半响,他还是伸手拥住了他的孩子,不住的安抚他,直到他平静下来。

        不是梦…是真的,有痛感,面前的thranduil,也是真实的!他是真的回来了,感受着背后不断安抚自己的Ada的手,legolas泪眼模糊的抱紧thranduil,抽抽噎噎的开口“Ada,刚刚我做了个好长的噩梦,我梦到你不见了。”对,那些都已经变成了梦境,他要做的事抓住现在。

        “可怜的thranduil,为了亲爱独子没有这种忧愁,即使抱着被鬼缠身的危险也要转移儿子身上的诅咒,最后被鬼缠上早死了几乎40年,哎,真是伟大的父爱。”

        “老爷本身就患有严重的心肺疾病,又为您的事焦虑着,再加上密林的事实在繁琐,也没能遵守医嘱静养……”

        “没错哦,就是你害死他的。”

        “回去的话,说不定事情就可以得到改变了,如果你的选择不一样,会不会就不是现在这般如此心痛,你是这样想的吧,我可以帮你哦~”

         加里安和女孩的话好像还回荡在耳边,对,他回来是想改变的,他不想再看到thranduil那紧闭着的双眼和毫无血色的双唇,他想要陪伴他,不管以什么身份,至少,他不能让他再一次为他而去。

         Thranduil拍拍legolas背,即使那件事已经做了,但是还是无法避免他的孩子夜夜被梦魔侵扰,这是作为Lee家的孩子无法避免的命运,长叹一口气“抱歉,legolas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进你的房间,我只是…有点担心。” 或许,让他离开这里,情况会变得好一些吧?“legolas,如果你想要去那里念书的话,我尊重你的选择,只是,你要记得照顾好自己”

        Legolas一下子记起来现在是什么时候,在八年前,他高中毕业,没有征求父亲允许选取了离家最远的警校,thranduil得知后,两个人大吵一架,当夜他做噩梦,thranduil来安抚他,并且选择尊重他的决定,最终在他离去的那一天,他对thranduil说出了让他悔恨的话。

       他那时对他父亲说:“我,不会回来的。”

        现在就是契机,如果时光倒流,他绝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他猛地搂紧thranduil的脖子,打断他的话“不要,Ada,我不会去那所学校,我不想和您分开。”

       “legolas?你现在是清醒的吗?”thranduil感觉自己都指尖都在发颤,他试探着安抚他,legolas的转变太大使得现实过于理想太像梦境,他无法辨别,他想他需要一些时间冷静。

        “Ada,如果您喊我叶子的话,我想我会更加清醒。”legolas离开他父亲的怀抱,向他父亲微笑,因为之前哭的太凶使得眼睛现在肿的和桃子一样,本来柔顺的金发乱七八糟的黏在脸上使得他现在显得有点小狼狈,thranduil忍不住发笑,legolas很久以前就不想承认叶子这个幼稚的昵称,现在的legolas乖巧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他替他理了理头发,像小时候一样刮了刮他的鼻尖“好吧,我的绿叶,不过,我想这个问题,还是等你明天彻底清醒后再说吧!现在,你要做的是快点睡觉”

        thranduil替legolas掖好被角,向他道过晚安,却在转身的那一刻被拽住衣角,“还有事吗legolas?”

       legolas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经过失去的痛苦使他想要一直黏在thranduil身边“Ada,晚安吻呢?”thranduil蓝色的眼睛闪过一抹惊愕,过了很长时间,legolas在这沉默中越来越尴尬,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脸一下红到耳朵尖,他把脸埋到被子里,微微颤抖着“如……如果你不想就算了吧,我开玩笑的”他偷偷睁开眼瞄他父亲的反应。

      回应他的是落在额上一个轻柔的吻……

      thranduil看着脸红着发愣的legolas,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到底还是孩子,不知道他做了怎样的梦使他变成这样,但对于他来说,如果这是他做的梦,第二天醒来后,应该是微笑的吧!

        legolas反应了很久,在他意识到了发生什么事后他跳起来大声对准备关门thranduil喊:“Ada我们一起睡吧!”

       Thranduil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legolas显得很亢奋,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我想明天早上一睁眼就和你说,我是清醒的,我想要一直陪伴着您!”

………………………………

帕沃尔:我真是见识到什么叫做得寸进尺,这他喵的你写的是莱瑟吧!

lo主:(坚定脸)瑟莱可逆不可拆


【瑟莱现代au】梦境

        “legolas,你母亲爱你,超过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他听见他的父亲这样说,强忍着眼泪给他一个拥抱后,独自远行。

        没想到却成了永别,加里安带着他父亲的遗书找到他回去继承家业的时候,他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来,失魂落魄的他跟着老管家赶回庄园,最后站在庄园门口他还抱着只是父亲想要他回家的小手段,可能只是父亲和他开的玩笑,要知道,他的父亲还没有到四十岁,直到他看到thranduil苍白消瘦的脸,毫无血色的双唇,触摸到他冰凉的身体,才意识到这个事实。

        他的父亲永远的离他而去,他永远也不会睁开眼对他说早安,再也不会用他那大提琴般的声音缱绻的喊他的名字,他失控的抱着他的尸体,不停地道歉,乞求他醒来,可是回答他的只是thranduil依旧紧闭的双眼,他跪在他面前,失声痛哭,他的单恋也永远成了单恋,这份心意永远也无法传达到,他甚至还没有正式的告白,占据他整颗心的那个人就已经永远离他而去。

        是的,他爱的父亲,区别于亲情的那种爱,不能说出口的那种爱,年少时,他曾无数次搂着thranduil的脖子,诉说着这份感情,thranduil总会抱起他,温柔的吻他的额发,说,小叶子,Ada也爱你。

        之后,随着他渐渐的长大,懂得的事也越来越多,他开始惧怕这份感情,小心翼翼的把它藏在心底,不敢说,不可说,既然不能靠近,那就只能远离,他开始逐渐疏远他的Ada,每一次相见都会促使他的心魔增长,最终,他选择了离开。

        后来,他从加里安那里得知,他的父亲患有严重的心肺疾病,在他离家后越发严重,却因为家族繁琐的事物无法做到医嘱那样静养,最终在一个所有仆从都不在的雨夜突然发病,孤独逝去,没有熬到再见legolas的那一天。

        Legolas麻木的继承家业,夜晚,他独自的呆在thranduil的灵堂,呆呆的守着棺材,回想从前,如果他没有和他作对,最后没有离家,而是按照thranduil希望的那样继承家业,thranduil按照医嘱修养,thranduil会不会就不会早逝?如果…..

Legolas挥手赶走趴在thranduil棺材的腐手,自从thranduil失去后,他就变得渐渐可以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他没有惶恐,甚至有些高兴,这样他是不是就可以在见到thranduil?可惜,直到现在,明天就要举行葬礼了,他都没有见到过thranduil的鬼魂。

        Thranduil的灵堂鬼气森森,thranduil的棺材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残肢,legolas没有办法把他们驱除,甚至有些开始趴上他的身体。

        “让开,全都让开”随着凭空响起的声音,legolas感觉身上一轻,所有鬼魂烟消云散,然而并没有人,声音忽远忽近的,是个娇俏的女声,带着撒娇的腔调“哎呀,darling,你好像失败了呢,又回到他身上了。”有男人的声音回应她“这只是一次失误,我是不可能失败的”然后是女孩子的声音“但是thranduil的灯已经熄灭了,却依旧存在啊?这算不算我们失信啊?”男人的声音带着点无所谓“那又怎么样?我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回去。”女孩子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声音理他越来越近,legolas感觉一阵凉气向他袭来,眨了下眼,一个女孩子站在他面前,漂亮的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中世纪贵族,她眨了眨眼,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向他打招呼“夜安,thranduil之子,我有点事情,我想你会感兴趣。”

Legolas一下站起来了“你,你是谁”女孩子歪了歪脑袋,望了一眼不远处,legolas随着她的视线望去,空无一人,估计是在看之前和她说话的男人,她靠近legolas拽住他的衣角,压低声音问他“你呢,想不想,回到过去呢?”

       “什么?”legolas一把拉住女孩的袖子,紧紧地盯着她,女孩子把袖子从他手里拉出来“你很讨厌啦,不可以这样对待淑女的,回到过去就是回到过去啦”她向legolas狡黠的眨眨眼“就是,回到thranduil还没有死去的时候嘛,就像现在你在做梦一样,醒来,只是小时候的你觉得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她摆出一个很low的手势“少年,玩心吗?”

         legolas愣住了 “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极度震惊后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问她,女孩子低头玩自己衣服上的蕾丝花边:“嘛,其实是这样的啦,之前呢,thranduil请我们帮他把你身上Lee家的诅咒移到他身上,使得你一生不会受他的影响,可是呢,我们之前没有这么干过,结果现在….”她摊了摊手“失败了,诅咒在他的灯熄灭后还是回到你的身上”她看着legolas诧异的样子,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她夸张的捂住嘴,歪头望向他“你不会,不知道你们家族的诅咒的事情吧?”然后一下消失在legolas眼前,他只能听到她对男人说话的声音“他不知道呢,thranduil瞒得好好啊,这就是,人类的亲情吗?好好玩啊。”

        legolas忍住想上去踹翻她的欲望,对着空无一人的灵堂问“你知道什么,那是什么?”女孩子的身影又一次显现,她趴在thranduil的棺材上指着指着自己的眼睛“就是,Lee家的诅咒,世代单传和有一只眼睛是鬼眼啊。”她捂住自己的眼睛“有一只鬼眼就大大加深了被彼岸之物缠上的概率,如果有两只的话,就增加三倍哦。”她的声音带着惋惜,假惺惺的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可怜的thranduil,为了亲爱独子没有这种忧愁,即使抱着被鬼缠身的危险也要转移儿子身上的诅咒,最后被鬼缠上早死了几乎40年哎,真是伟大的父爱。”

        Legolas浑身僵硬,他记得,在小时候,就可以看到的东西,但是六岁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也就渐渐淡忘了,居然是父亲,他忽然有了个很可怕的想法,他抱住头“那么….这样,算是…算是….”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忽然出声接下他的话“没错,就是你害死thranduil的”

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他面前,向他伸出带着蕾丝手套的手,还是一样灿烂的笑容“少年啊,玩心吗?”legolas抬头看向她,女孩歪歪头,又把手伸的离他近一些“要来吗?还是,就这样,明天去参加他的葬礼?”legolas看着女孩的笑脸,至少,至少要试一试,以儿子的身份陪伴他一生,这样也好啊,他最终搭上了那只手,坚决的的看着笑盈盈的女孩 “请你,让我带他回来。”女孩眼里带着兴奋和一点点惋惜,点了点头,随后,猛地把他往后退,身后已不是大理石地板,而是万丈悬崖,熔岩火山,legolas看着女孩站在上面向他挥了挥手:“祝你好梦”

        女孩的身体慢慢消散,望向一边的男人微笑“如果是好梦的话,对吧?”


【瑟莱现代au】快把我爸带走05

唤醒/刺激

        是夜,凌晨两点,elednwen被一声惊叫吵醒,在分辨出来源后,推开了legolas卧室的门,被一道光晃了一下眼睛,在那一瞬间,她忽然闻道一股熟悉的味道,可惜味道太淡,她一时无法想起她在哪里闻到过,拍开灯后,她看见legolas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贴在墙角,手上拿着一个打开的手电筒,估计刚刚晃她眼睛的东西就是这个,金色的头发糊了一脸,露出一双惊恐的蓝眼睛

        “leggy怎么了,有色鬼摸上你的床了吗?”elednwen打了个哈欠靠着门板问,legolas明显被吓到了,说话声音带着颤音“姑姑,能麻烦你把这床被子抱走吗,我刚刚..刚刚上完论坛准备睡觉,刚放好iPad关了灯,在黑夜里,我一回头…看见床上有个人在看我…”穿堂风悠悠的吹过,elednwen感觉身上一阵凉意顺着脊椎爬了上来,她默默地抱起那床被子,legolas还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姑姑啊,你有没有听说过,如果在一张大床上,你空了一半床,晚上…晚上就会有不知道什么东西和你一起睡….”elednwen猛地激发潜能,金发转黑,窗户上蔓延上来一层冰花,“别…别说了,哪有那么多神啊鬼的,快睡,快睡。”

她关上门,坐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

        迷迷糊糊的睡着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隔壁又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elednwen想都不想的冲了出去,一脚踹开legolas卧室的门,同时冰花蔓延开来,拍开灯,legolas抱着枕头,头发湿漉漉的,看见elednwen差点没哭出来,“姑姑,刚刚,我醒了,我知道我醒了,可是,可是我动不了,我觉得有东西压在我身上我动不了,姑姑你家是不是不干净…”elednwen围着床转了一圈,仔细的看了看周围,在床脚找到了一个小小的被冰封住的嫩芽,脸色一下黑了一半,她重新给legolas掖好被子,“睡吧,睡吧腿子,没事的,我大概知道怎么一回事了,我在隔壁,一有状况我就过来。”然后不顾legolas的挣扎走出了房门。

        Legolas再也睡不着了,他握着手电筒蜷缩在被窝里,听着elednwen刚凝成冰融化掉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在他马上就要入睡的时候,忽然听到床上传来小小的布料摩擦的声音,他翻身打开手电筒,撞入了一个冰蓝色的眸子里,金色的长发散开来,legolas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他压低声音拱入他怀里“ada,你吓死我了,你怎么在这?”

        Thranduil把他圈入怀里,亲了亲他的嘴角“还在生气?”legolas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就没生气过,ada,我好想你”thranduil抱紧自己的爱人,“既然不生气了,那么我们明天就向elednwen告辞吧,我怕你睡不好”legolas抱住他的腰“Ada,我可想你了,你怎么才来接我啊”thranduil心下一动,刚想吻下去,灯忽然就开了,一阵凉风猛地刮过来。

       “你俩现在就给我走,烦死了,thranduil我早就猜到是你,你是痴汉吗?害的你儿子诬陷我这有鬼”elednwen站在门口掐着腰,一头黑发里夹着冰花,看着床上的人眼睛能冒火。

        Legolas用了一会来反映elednwen话里的信息,抬起头看向thranduil:“Ada刚刚那动静是你搞出来的?”

       Thranduil:“我怕你睡不好…”

       Legolas:“第一次床边的人?”

       Thranduil:“那会我刚到…不想让你太尴尬”

       Legolas:“那我第二次鬼压床?”

       Thranduil:“位置估计错误…”

       Legolas:“姑姑我能再住一段时间吗”

       Elednwen:“走走走,thranduil马上带着你儿子走,不想再看见你们秀恩爱(╯‵□′)╯︵┻━┻”


【瑟莱现代au】快把我爸带走04

在能被他人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咬痕

        最近legolas和thranduil因为一些羞羞哒的问题吵架了,一气之下,legolas搬回娘家(划掉)灰港住了。

        Elednwen小姐对此表示无异议,反正你的房间也没拆,想回来就回来住呗,她elednwen养出来的孩子有权利任性,只是elednwen小姐的男友也就是legolas曾经的数学老师先生有点不高兴,当然这不是问题。

        只是legolas经常反应不过来他现在在灰港而不是在密林…….

        比如他今天洗白白抹香香穿着那条大角鹿的三角内裤从浴室挪出来软软的喊了一声ada,就被一个枕头砸了回去套衣服。

        Elednwen抖着手端起来茶杯,面前金发的男士极其尴尬的摸摸鼻子,想说点什么:“月华小姐,最近蚊子蛮多,看把你这侄子咬的…..”话还没说完,elednwen极其迅速的把一个信封拍在他手上,打发瘟神一样把他往外推:“够了,够了,冬兵的喜好在这了就刚才那个价,快走快走,钱打到后马上解封。”

        憨憨的大个子明显还想提点什么:“我这里有瓶还不错的防蚊水,你要不要,看把孩子咬的….”elednwen一把把他推出灰港的门,恶狠狠的说:“你是觉得价钱太便宜了是不是Steve?那才不是蚊子咬的,别问我那是什么,等你把吧唧追到手就自然知道了,你们结婚我一定送上一份大礼,好了快走”

        她手脚麻利的关门落锁,揪出早就穿好站在墙边红着脸面壁思过的legolas:“我觉得你们夜生活一点矛盾也没有,至少做运动这方面我看不出来,有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老实说为什么?”

         Legolas臊红了一张脸,扭扭捏捏的不敢看她姑姑的眼睛:“其实,就是他太喜欢在明显的的地方种,那么明显的..明显的…”elednwen看的全是起腻子,接他的话:“吻痕。”legolas更不好意思了,低下头接着说:“打球的时候容易露出来,阿拉贡他们看见了老笑……”

        Elednwen:(╯‵□′)╯︵┻━┻我是做了什么孽,才不想看白痴情侣秀恩爱呢,上赶着来哈?

………………………………

本来想写个逗比,结果变成这样……以后这个文放一些搞笑的日常,没有日常就放30题这种东西……这篇还有另一对cp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