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筑秋

【瑟莱未来向】SIlence 缄默

 科学家瑟兰迪尔×最后密码莱戈拉斯

        入夜后,天气越发的阴沉,更郁热,偶尔可以听见几声雷声,屋子里的人透过门上的雕花玻璃向外望去,尽是裹着长大衣行色匆匆的人,她咧开嘴笑了笑,往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的曲奇,说话有点含糊不清,她歪头望向还在皱着眉头的男人:“好像快要下雨了呢!”

        说话的女孩约摸十六,七岁,一头金色的长发安稳的变成辫子束在脑后,漂亮的紫眼睛水盈盈的,好像不小心闯入俗世的精灵,可是,所有灰港的熟客都知道,这位看似不谙世事,纯洁无暇的小精灵是多么的一毛不拔,切开里面全是黑。

        “月华,你确定这几张纸值这么多吗?”褐发的男人捻起信封,信封上的火锡是一艘老式的帆船,被叫做月华的女孩从梯子上一跃而下,落地的时候小羊皮皮鞋和山毛榉的地板接触发生吧嗒一声,熟捻的从盘子里摸出一个蛋挞,黄澄澄的蛋挞上缀着几颗可爱的浆果,她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甜的蛋液混着浆果清香的味道,一口咬下一半,然后心满意足的感受浆果在口中炸裂流出酸甜的汁液,她瞥了一眼男人,开始回忆老客户,很上道吗,这个人……         

        “这是最后一封了,关于那个事的东西,而且我保证。”月华艰难的咽下蛋挞,语气带着小女孩特有的天真,伸出一根手指在男人面前晃了晃,上面残留着蛋挞的油,在灯光下,指甲亮晶晶的“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的事哦,售后服务”男人看着她笑的弯弯的紫眼睛,最终妥协,令人开心的甜点售后,月华的小癖好。

         灰港是家顶好的书店,什么书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广泛到网上早晨一本言情宣布实体书发售,第二天就可以在灰港雕刻着常青藤的架子上看到它;同时,灰港也是家最大的情报交易站,广泛到某位高官的情妇喜欢的内衣牌子都囊括其中。灰港的主人月华也是个顶好的情报贩子,如果可以忽略她古怪的恶趣味和一毛不拔,至少是看着她的脸就能让人心情愉悦。

        当然,这种书店,服务对象也有些不是人类,坐在桌子后面永远18岁的店长,当然也不是人类。

       看着最后一位客人满意的走出灰港,推门的时候卷进来一股浓浓的雨水的味道,月华慢悠悠的为自己倒了一杯甜蜜的花茶,准备就着它吃完盘子偶尔可以里剩下的两块点心后就下班,然后,她可以窝在床上看一部老掉牙的文艺电影,再假惺惺的为男女主角的爱情掉几滴眼泪,抱歉,她小小的恶趣味。

        人类这种东西,最恶心了。        

        反正她遇到的都挺恶心的,她看着桌上的红木相框,里面是一张老照片,照片里有三个人,浅银色头发的英俊男人牵着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两个孩子都有这漂亮的的金色长发,紫眼睛的女孩抱着银发男人的胳膊,一只手牵着蓝眼睛男孩子的手,笑容明媚的好像六月的阳光,男孩子努力的僵着一张脸,但还是掩饰不住藏在眼角的笑意。月华僵硬的把视线转开,伸出一只手啪的把相框反扣在桌上,一会,又有些别扭的把它扶起来,小心的用手擦了擦玻璃,检查看看有没有磕坏相框上雕着的常春藤。照片里的三人依旧笑容满面的立在桌子上看她,她有些赌气的偏过头,把自己缩在椅子里,咽下一大口茶。

        在她准备咬下最后一口小蛋糕的时候听见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同时冷空气夹着雨水的腥味冲散了店里的甜点香,她漫不经心的开口:“抱歉,我们已经……”         “Elednwen。”低沉的男声打断了她的话,月华手中的糕点一下子就打在茶杯里,发出“噗通”一声,来人高大的身体掩藏在黑色的披风下,金色的长发从帽子里延伸出来,露出一双蓝灰色的眼睛,月华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想都不想的抄起杯子往前砸去,同时拔出一边的弓箭直指男人的心脏,知道她真名的人没有几个,照这个尺寸的只有一个。

         男人轻轻躲开杯子,瓷器破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月华一步一步走上前,嘲讽道:“你还真能找啊,Thranduil,为什么在我这专门对Lee家人隐蔽的来自你和Oropher研究的力量下,你还能进来灰港的门?”        Thranduil 有点僵硬的转了转身子,一阵响亮的婴儿哭声从他身上发出,拿着箭的少女手一抖,箭矢差点脱弓而出,Thranduil保持在一种古怪的姿势对着月华的箭,他定定的与她那写满震惊和卧槽的紫眸子对视,缓缓的腾出一只手掀起披风同时转动身体,蓝灰色眼睛透出几份疲惫,大提琴般的嗓音在店里响起:“Elednwen,我不行,但他可以。”随着他转动,一个婴儿显露出来,金色的胎毛,软玉一样的小不点此时正拽着Thranduil的袍子嚎啕大哭来发泄自己的不满,月华看着被抱着的小不点,又看看Thranduil,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三十三代?”然后,她看见Thranduil摇了摇头,宣布了这个孩子的来历“这是我的的儿子。”他靠近她,压低声音“但他也和你一样。”Thranduil把孩子捧到她面前,声音疲惫而沙哑“Elednwen,Oropher不在了,不会再有仿人的出现了,这是……最后一段密码”披风的帽子随着孩子的拉扯滑下,灰港的灯光下,Thranduil带着被烧灼后伤疤的半边脸显露在空气里。

        月华手中的弓矢“啪嗒”掉在了地上,她茫然的看着Thranduil,又看看他手中的孩子,伸出手接过了已经要睡去的孩子。

        安顿好小孩子的月华端着一杯热巧克力坐到Thranduil对面,高挑的男人端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敲敲桌面拉回男人注意力,在看到男人看向她后,清了清嗓子:

        “说吧,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

您的好友【Thranduil】已上线

您的好友【legolas】待上线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