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筑秋

【瑟莱现代au】梦境

        “legolas,你母亲爱你,超过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他听见他的父亲这样说,强忍着眼泪给他一个拥抱后,独自远行。

        没想到却成了永别,加里安带着他父亲的遗书找到他回去继承家业的时候,他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来,失魂落魄的他跟着老管家赶回庄园,最后站在庄园门口他还抱着只是父亲想要他回家的小手段,可能只是父亲和他开的玩笑,要知道,他的父亲还没有到四十岁,直到他看到thranduil苍白消瘦的脸,毫无血色的双唇,触摸到他冰凉的身体,才意识到这个事实。

        他的父亲永远的离他而去,他永远也不会睁开眼对他说早安,再也不会用他那大提琴般的声音缱绻的喊他的名字,他失控的抱着他的尸体,不停地道歉,乞求他醒来,可是回答他的只是thranduil依旧紧闭的双眼,他跪在他面前,失声痛哭,他的单恋也永远成了单恋,这份心意永远也无法传达到,他甚至还没有正式的告白,占据他整颗心的那个人就已经永远离他而去。

        是的,他爱的父亲,区别于亲情的那种爱,不能说出口的那种爱,年少时,他曾无数次搂着thranduil的脖子,诉说着这份感情,thranduil总会抱起他,温柔的吻他的额发,说,小叶子,Ada也爱你。

        之后,随着他渐渐的长大,懂得的事也越来越多,他开始惧怕这份感情,小心翼翼的把它藏在心底,不敢说,不可说,既然不能靠近,那就只能远离,他开始逐渐疏远他的Ada,每一次相见都会促使他的心魔增长,最终,他选择了离开。

        后来,他从加里安那里得知,他的父亲患有严重的心肺疾病,在他离家后越发严重,却因为家族繁琐的事物无法做到医嘱那样静养,最终在一个所有仆从都不在的雨夜突然发病,孤独逝去,没有熬到再见legolas的那一天。

        Legolas麻木的继承家业,夜晚,他独自的呆在thranduil的灵堂,呆呆的守着棺材,回想从前,如果他没有和他作对,最后没有离家,而是按照thranduil希望的那样继承家业,thranduil按照医嘱修养,thranduil会不会就不会早逝?如果…..

Legolas挥手赶走趴在thranduil棺材的腐手,自从thranduil失去后,他就变得渐渐可以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他没有惶恐,甚至有些高兴,这样他是不是就可以在见到thranduil?可惜,直到现在,明天就要举行葬礼了,他都没有见到过thranduil的鬼魂。

        Thranduil的灵堂鬼气森森,thranduil的棺材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残肢,legolas没有办法把他们驱除,甚至有些开始趴上他的身体。

        “让开,全都让开”随着凭空响起的声音,legolas感觉身上一轻,所有鬼魂烟消云散,然而并没有人,声音忽远忽近的,是个娇俏的女声,带着撒娇的腔调“哎呀,darling,你好像失败了呢,又回到他身上了。”有男人的声音回应她“这只是一次失误,我是不可能失败的”然后是女孩子的声音“但是thranduil的灯已经熄灭了,却依旧存在啊?这算不算我们失信啊?”男人的声音带着点无所谓“那又怎么样?我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回去。”女孩子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声音理他越来越近,legolas感觉一阵凉气向他袭来,眨了下眼,一个女孩子站在他面前,漂亮的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中世纪贵族,她眨了眨眼,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向他打招呼“夜安,thranduil之子,我有点事情,我想你会感兴趣。”

Legolas一下站起来了“你,你是谁”女孩子歪了歪脑袋,望了一眼不远处,legolas随着她的视线望去,空无一人,估计是在看之前和她说话的男人,她靠近legolas拽住他的衣角,压低声音问他“你呢,想不想,回到过去呢?”

       “什么?”legolas一把拉住女孩的袖子,紧紧地盯着她,女孩子把袖子从他手里拉出来“你很讨厌啦,不可以这样对待淑女的,回到过去就是回到过去啦”她向legolas狡黠的眨眨眼“就是,回到thranduil还没有死去的时候嘛,就像现在你在做梦一样,醒来,只是小时候的你觉得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她摆出一个很low的手势“少年,玩心吗?”

         legolas愣住了 “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极度震惊后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问她,女孩子低头玩自己衣服上的蕾丝花边:“嘛,其实是这样的啦,之前呢,thranduil请我们帮他把你身上Lee家的诅咒移到他身上,使得你一生不会受他的影响,可是呢,我们之前没有这么干过,结果现在….”她摊了摊手“失败了,诅咒在他的灯熄灭后还是回到你的身上”她看着legolas诧异的样子,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她夸张的捂住嘴,歪头望向他“你不会,不知道你们家族的诅咒的事情吧?”然后一下消失在legolas眼前,他只能听到她对男人说话的声音“他不知道呢,thranduil瞒得好好啊,这就是,人类的亲情吗?好好玩啊。”

        legolas忍住想上去踹翻她的欲望,对着空无一人的灵堂问“你知道什么,那是什么?”女孩子的身影又一次显现,她趴在thranduil的棺材上指着指着自己的眼睛“就是,Lee家的诅咒,世代单传和有一只眼睛是鬼眼啊。”她捂住自己的眼睛“有一只鬼眼就大大加深了被彼岸之物缠上的概率,如果有两只的话,就增加三倍哦。”她的声音带着惋惜,假惺惺的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可怜的thranduil,为了亲爱独子没有这种忧愁,即使抱着被鬼缠身的危险也要转移儿子身上的诅咒,最后被鬼缠上早死了几乎40年哎,真是伟大的父爱。”

        Legolas浑身僵硬,他记得,在小时候,就可以看到的东西,但是六岁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也就渐渐淡忘了,居然是父亲,他忽然有了个很可怕的想法,他抱住头“那么….这样,算是…算是….”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忽然出声接下他的话“没错,就是你害死thranduil的”

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他面前,向他伸出带着蕾丝手套的手,还是一样灿烂的笑容“少年啊,玩心吗?”legolas抬头看向她,女孩歪歪头,又把手伸的离他近一些“要来吗?还是,就这样,明天去参加他的葬礼?”legolas看着女孩的笑脸,至少,至少要试一试,以儿子的身份陪伴他一生,这样也好啊,他最终搭上了那只手,坚决的的看着笑盈盈的女孩 “请你,让我带他回来。”女孩眼里带着兴奋和一点点惋惜,点了点头,随后,猛地把他往后退,身后已不是大理石地板,而是万丈悬崖,熔岩火山,legolas看着女孩站在上面向他挥了挥手:“祝你好梦”

        女孩的身体慢慢消散,望向一边的男人微笑“如果是好梦的话,对吧?”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