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筑秋

【瑟莱现代au】梦境

       “你没必要这样做的,帕沃尔。”男人的声音有点不赞同,被叫做帕沃尔的女孩子看着不断下坠的legolas默默伸手环抱住了自己,她仰起头,脸上是不变的笑容“legolas觉得他回去会改变一切,他觉得心里有愧疚,想要拯救死掉的thranduil,我就让他回到了他准备离开他父亲的那一天,这不是很好吗?我在完成他的愿望哎!”

        她转向thranduil的棺材,只是轻轻一碰,那被钉死的棺材便被打开来,露出thranduil被簇拥在鲜花中的尸身,她迷离的看着他,语调极其温柔缱绻“你要相信,这对父子为了对彼此那不能言说的感情,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们将会变成我希望的那样,最完美的,最完整的。”她把手搭在尸体的肩头“你要有耐心,你要等”她抚上那双眼睛,很久以前,她把另一只鬼眼转移到里面,后面他的所作所为令她出乎意料,导致了他的早逝,这件事违背了她的初衷,可是她却不后悔,因为他知道,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她对男人调笑“就像是我,为了你什么都干得出来,不管会有怎样的后果,怎么样,当事人会不会很开心?”偏过头望向刚刚为legolas创出的环境,金发的男孩普通一声掉进熔浆,然后被吞没“请务必别让我失望,亲爱的legolas~”帕沃尔望着渐渐合闭的幻境,消失在空气中。

      “啊啊啊啊”Legolas猛地从床上惊醒,睁眼看到的是绣着兰花的淡绿色床帐,这种配饰让他熟悉又陌生,他出门闯荡的那些年晚上累得找块干净的地方就能睡着,再后来到了伊锡利恩,他更多的是睡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就是他的房间正经的床也是堆满各种衣物杂乱不堪的,而这华丽精致的手工刺绣床帐,柔软温暖的带着浆果香的纯棉被子,只在他少年的时候,在密林的时候,thranduil给他准备的房间里见过。

        真的,回去了?legolas有点懵,岩浆蚀骨之痛仿佛还攀在他身上,但是现在?刚刚的灵堂,棺材,微笑的女孩,真的,变成了梦?还是现在的这一切,才是他劳累过度小睡时的梦境?

        周围猛地明亮了起来,应该是谁把灯打开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摇晃,带着一点淡淡的葡萄柚香味,继而,他听到了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声音,“leggy,醒一醒,那是做梦,不要怕,Ada在这里。”他有点想哭那声音属于thranduil,他慢慢地转过头,正好撞进他父亲深海一般的蓝色眼眸,高挺的鼻梁,浓密的剑眉,好看的薄唇紧抿着,铂金色的长发柔顺的垂在他脸庞,thranduil焦急的看着他,看着他的独子呆呆的望着他,过了一会,伸出手掐上了自己的脸颊,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像下手有点狠把自己掐疼了,一双小鹿般的眸子渐渐蒙上一层水雾,过了好一会,才猛地扑入他怀中,开始放声痛哭。

         thranduil被儿子的拥抱搞得浑身一僵,自从五年前开始他就和legolas疏远了,他们时常会吵架,legolas有时会夜不归宿,不想和他说话,很少和他身体接触,他像是一只小刺猬,向他竖起浑身的尖刺,像这种柔软的小叶子,他已经有三年没有见到过,半响,他还是伸手拥住了他的孩子,不住的安抚他,直到他平静下来。

        不是梦…是真的,有痛感,面前的thranduil,也是真实的!他是真的回来了,感受着背后不断安抚自己的Ada的手,legolas泪眼模糊的抱紧thranduil,抽抽噎噎的开口“Ada,刚刚我做了个好长的噩梦,我梦到你不见了。”对,那些都已经变成了梦境,他要做的事抓住现在。

        “可怜的thranduil,为了亲爱独子没有这种忧愁,即使抱着被鬼缠身的危险也要转移儿子身上的诅咒,最后被鬼缠上早死了几乎40年,哎,真是伟大的父爱。”

        “老爷本身就患有严重的心肺疾病,又为您的事焦虑着,再加上密林的事实在繁琐,也没能遵守医嘱静养……”

        “没错哦,就是你害死他的。”

        “回去的话,说不定事情就可以得到改变了,如果你的选择不一样,会不会就不是现在这般如此心痛,你是这样想的吧,我可以帮你哦~”

         加里安和女孩的话好像还回荡在耳边,对,他回来是想改变的,他不想再看到thranduil那紧闭着的双眼和毫无血色的双唇,他想要陪伴他,不管以什么身份,至少,他不能让他再一次为他而去。

         Thranduil拍拍legolas背,即使那件事已经做了,但是还是无法避免他的孩子夜夜被梦魔侵扰,这是作为Lee家的孩子无法避免的命运,长叹一口气“抱歉,legolas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进你的房间,我只是…有点担心。” 或许,让他离开这里,情况会变得好一些吧?“legolas,如果你想要去那里念书的话,我尊重你的选择,只是,你要记得照顾好自己”

        Legolas一下子记起来现在是什么时候,在八年前,他高中毕业,没有征求父亲允许选取了离家最远的警校,thranduil得知后,两个人大吵一架,当夜他做噩梦,thranduil来安抚他,并且选择尊重他的决定,最终在他离去的那一天,他对thranduil说出了让他悔恨的话。

       他那时对他父亲说:“我,不会回来的。”

        现在就是契机,如果时光倒流,他绝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他猛地搂紧thranduil的脖子,打断他的话“不要,Ada,我不会去那所学校,我不想和您分开。”

       “legolas?你现在是清醒的吗?”thranduil感觉自己都指尖都在发颤,他试探着安抚他,legolas的转变太大使得现实过于理想太像梦境,他无法辨别,他想他需要一些时间冷静。

        “Ada,如果您喊我叶子的话,我想我会更加清醒。”legolas离开他父亲的怀抱,向他父亲微笑,因为之前哭的太凶使得眼睛现在肿的和桃子一样,本来柔顺的金发乱七八糟的黏在脸上使得他现在显得有点小狼狈,thranduil忍不住发笑,legolas很久以前就不想承认叶子这个幼稚的昵称,现在的legolas乖巧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他替他理了理头发,像小时候一样刮了刮他的鼻尖“好吧,我的绿叶,不过,我想这个问题,还是等你明天彻底清醒后再说吧!现在,你要做的是快点睡觉”

        thranduil替legolas掖好被角,向他道过晚安,却在转身的那一刻被拽住衣角,“还有事吗legolas?”

       legolas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经过失去的痛苦使他想要一直黏在thranduil身边“Ada,晚安吻呢?”thranduil蓝色的眼睛闪过一抹惊愕,过了很长时间,legolas在这沉默中越来越尴尬,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脸一下红到耳朵尖,他把脸埋到被子里,微微颤抖着“如……如果你不想就算了吧,我开玩笑的”他偷偷睁开眼瞄他父亲的反应。

      回应他的是落在额上一个轻柔的吻……

      thranduil看着脸红着发愣的legolas,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到底还是孩子,不知道他做了怎样的梦使他变成这样,但对于他来说,如果这是他做的梦,第二天醒来后,应该是微笑的吧!

        legolas反应了很久,在他意识到了发生什么事后他跳起来大声对准备关门thranduil喊:“Ada我们一起睡吧!”

       Thranduil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legolas显得很亢奋,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我想明天早上一睁眼就和你说,我是清醒的,我想要一直陪伴着您!”

………………………………

帕沃尔:我真是见识到什么叫做得寸进尺,这他喵的你写的是莱瑟吧!

lo主:(坚定脸)瑟莱可逆不可拆


评论(17)

热度(17)